一针见血一波中特求网址
·網站首頁 ·貴州手機報 ·投稿 ·96677 ·新聞排行 ·繁體 ·RSS ·ENGLISH ·日本語
關鍵詞:
貴州 黔哨 評論 旅游 文化 娛樂 體育 教育 圖解 國內 視頻 親子 黔茶 經濟 金融 品牌 法治 社區 名博 健康 扶貧 生態 電商
您當前的位置 : 多彩貴州網 > 多彩貴州網綜合 > 多彩播報  
【廣播劇】草海魂 記畢節草海生態管護員臧爾軍
2019/04/17 作者: 來源:多彩貴州網
貴州手機報 | 新聞客戶端  | 新聞熱線:96667 | 投稿

  1. 講述

  黑頸鶴的叫聲,黑頸鶴聲音漸遠……音樂起。

  臧慶寧來時不過九月九,去時不過三月三。每年農歷的九月九是黑頸鶴從遠方飛來我們草海越冬的日子,也是我的父親每年中最開心的日子,當九月的第一聲鶴鳴從天空傳來,父親那黝黑而又布滿皺紋的臉上就會閃現出孩子般的笑容。每年農歷的三月三又是父親最失落的日子,因為那一天所有的黑頸鶴都會離開草海,飛往若爾蓋,當三月最后一聲鶴鳴漸行漸遠,父親就會站在草甸邊靜靜地看著,仿佛是在目送他心愛的孩子遠行,眼里盡是牽掛和不舍。我的父親就在這盼歸、送行的輪回里一守就是二十年,二十年啊……二十年前,那時我還是一個少年……

  2、腳步聲漸近。

  老趙:請問,你是臧爾軍嗎?

  臧爾軍:我是,請問您是?

  老趙:你好你好,真是久仰大名了。

  臧爾軍:久仰大名?我很有名嗎?

  老趙:胡葉林的臧爾軍,十里八鄉都知道,愛鳥出了名的!

  臧爾軍:噢,您說的是這個呀,這算個啥名,還有人因為這個說我傻呢。

  老趙:這可不傻,如果人人都像你這樣“傻”,咱們草海就更美更好了。

  臧爾軍:請問您貴姓,找我有什么事嗎?

  老趙:老臧,是這樣,我叫趙軍,是草海胡葉林管理站的工作人員,我們站想聘你當生態管護員。

  3講述

  臧慶寧:從那天起,父親當上了草海自然保護區胡葉林管理站的一名管護員。本就愛鳥如命的他,從此就更癡迷了。

  4、時鐘滴答的聲音。

  遠處隱約傳來群鶴的鳴叫。穿衣服的聲音。

  臧慶寧(被吵醒,迷迷糊糊的聲音)爸,你干嘛去?

  臧爾軍:你睡你的,我去看看鶴。

  臧慶寧:幾點了?

  臧爾軍:四點半。

  臧慶寧:你到了這個觀察站,每天都四點半就起來去看鳥?我要告訴媽。

  臧爾軍:沒有,我平常都是六點才去的。你別和你媽亂說,一會她又念叨我。

  臧慶寧:媽那是關心你的身體。

  臧爾軍:我知道。哎,好了,你繼續睡,我要去看看。昨晚上這鶴的叫聲就不太對,我得早點去。

  臧慶寧:是嗎?那我陪你去。

  臧爾軍:不用不用,你睡你的。

  臧慶寧:我和你去,萬一真有什么情況我也好幫幫你。

  臧爾軍:那好吧。那你穿上膠鞋,再把軍大衣披上。

  臧慶寧:嗯。

  開門聲,腳步聲漸遠。

  隱約的鶴鳴漸漸變清晰。

  兩人的腳步聲漸近。

  臧慶寧:看著好像今年又比去年多了。

  臧爾軍:嗯,一年比一年多,趙主任說這是因為生態環境變好了。

  臧慶寧:生態環境一年比一年好,鳥也一年比一年多,就是你的工資卻一點也不見漲。

  臧爾軍:我又不圖那個。

  臧慶寧:爸,咱媽又把養的雞賣了,這才夠二弟的學費呢,她不讓我告訴你。

  臧爾軍:哎……我……對不起你媽和你們。

  臧慶寧:爸,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

  臧爾軍:呀,你看那兒躺著只小鶴!

  臧慶寧:在哪?

  急急的腳步聲,踩到冰面上的腳步聲。

  臧慶寧:爸,冰面滑,你慢點。

  冰破的聲音,臧爾軍掉進水里。

  臧慶寧:爸!

  水聲,鳥兒們的叫聲。

  臧爾軍:慶寧,快,快來搭把手。

  小鶴的哀鳴。

  臧慶寧:爸,你身上全濕了。

  臧爾軍(發抖的聲音)我沒事,它翅膀受傷了,快,抱回觀察站我給它上點藥。

  音樂。

  臧慶寧:小鶴救上來了,爸爸卻因為撲進冰冷刺骨的水里而發了高燒。從那以后,我再也沒有在爸爸面前提過一次“錢”的問題。就像媽媽說的,保護黑頸鶴對于爸爸來說并不是一份工作一種職業,而是一腔熱愛一場宿命,爸爸這輩子就是為黑頸鶴、為草海而生而活的。

  5、手機鈴聲。

  臧慶寧:海全叔。

  海全(著急)慶寧啊,你在哪兒?

  臧慶寧:在大方拉貨,全叔,有事嗎?

  海全:慶寧,快回來吧,你爸……(哽咽)你爸他

  臧慶寧:我爸怎么了?

  海全:他暈倒了。

  6、醫院環境。

  臧慶寧:醫生,我爸這病?

  醫生:他這是嚴重的風濕性心臟病。

  臧慶寧:啊!

  醫生:他平時是不是經常干重體力活,而且工作的環境比較潮濕?

  臧慶寧:他……

  醫生:你爸年紀也大了,你們做兒女的也要關心他一點,別讓他太累了,我看他的手上全是凍瘡,唉。

  海全:醫生,你別錯怪這孩子了,他孝順著呢,是他這個倔老爹,為了草海里那些黑鶴真是命都不要啊。

  醫生:那以后就別再讓他去草海了,濕氣太重。

  臧慶寧:嗯

  臧爾軍:慶寧!

  臧慶寧:爸!我知道你擔心什么,你不就擔心那些鳥兒嗎?我明天就把貨車賣了,接你的班!

  臧爾軍:慶寧……好,好啊。

  音樂起。

  7、成群的黑頸鶴鳴叫著。

  女孩 :爺爺,你又跑院子里來了,天還這么冷,快回屋去。

  臧爾軍:不冷,你看,黑頸鶴飛起來多漂亮。一看見它們,爺爺的心里就熱乎乎的。

  女孩:它們又要走了。

  臧爾軍:嗯,不過等到明年九月九就會飛回更多的黑頸鶴了。

  女孩:爺爺,你看,它們在咱們院子上排著隊轉圈呢!

  臧爾軍:這是黑頸鶴來向咱們道別。要想再看到它們,等,等到明年九月九去嘍。

  女孩 (大聲地)再見!黑頸鶴!再見……明年你們早點來啊!

  臧爾軍:再見!我的黑頸鶴。

  8、音樂起。

  臧慶寧:黑頸鶴離開的那天,父親也離開了我們。來時不過九月九,去時不過三月三。黑頸鶴來年還會回來,父親卻再也看不到他們了。父親曾希望能葬在草海邊,葬在能看得見黑頸鶴的地方,但是出于保護生態環境的考慮,他這個最后的要求我也沒能為他實現。我知道父親他不會怪我,只要是為了鳥兒,為了草海,無論讓他做什么他都樂意的。

  音樂

編輯:李柏杉 主編:李柏杉  
相關閱讀

 
新聞推薦
專題策劃
【高清組圖】高鐵暖公益
【專題】脫貧攻堅“連環計”
NASA探測器拍攝太陽大氣層內首張照片
【組圖】貴州興義山村云海宛如仙境
新聞排行
一针见血一波中特求网址 足球混合过关5过3 韩国15分彩走势图官方 重庆老时时购技巧 pk10购买技巧 五分彩稳赚公式软件 体彩比赛结束多久兑奖 黑龙江11选5同步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方 重庆时时票号码查询 体育彩票e球彩走势图